鶴飛四季正在給騎沈四傑上課

網友鶴飛四季,近日活躍在大馬倉友論壇,給騎沈四傑上課。最新的一課是:

為甚麼「氕」和「閁」的最後一碼取碼不一樣的?

對於騎沈四傑而言,他們根本無法回答這個問題。因為他們是「肉眼派」,規定「任何人都必須百分之百依靠肉眼來取碼」。

Read more

騎沈四傑為自己埋的三個雷

騎沈四傑是指「馬拉錘、cj6、ichirou、ceku」,他們的理論自成一派,以維基倉頡教科書作為原創理論傾銷地,發表了不少幼稚可笑的觀點,並在推廣他們的教程的過程中運用了「賊喊捉賊、騎劫詭辯、指鹿為馬」等下流技倆,攬獲了一些群衆及其管理權。

然而騎沈四傑看似「成功」的背後,也埋了三個大雷,這三個雷不管爆哪一個,對他們而言都是致命的打擊。

雷一:沈紅蓮

Read more

肉眼派面臨崩潰

肉眼派指的是以「馬拉錘、cj6、ichirou、ceku」為首的門派,他們主張任何倉頡使用者都必須百分之百依靠肉眼來對一個漢字進行結構判定。

但是這個門派卻面臨著(精神上的)崩潰,原因是漢文庫典查到的圖與他們的主張不太相符。

Read more

看到《十二怒男》有感

讀了鄰站《從十二個憤怒的男人說起》之後,我寫下了以下評語:

這篇文章寫的非常好!我作為唯一能正確簡明敍述倉頡規則的人,近三年以來,受到一邪惡的團夥的漫罵和攻擊。這群人水平有限的同時,還不斷輸出各種錯誤可笑的理論。他們的理論有著冗長曲折的論證過程,實際上根本經不住解讀和分析。這麼不講道理的幾個人,合稱騎沈四傑,他們攬到倉頡社區管理權之後,操縱輿論,致使正確簡單的理論不能推廣於衆,而我作為一個踏實的學者,卻受到無知群衆惡毒的評論。希望這些被騎沈四傑蠱惑的人民能深刻的反省,來看看這篇文章。不要再盲從騎沈四傑人為構建的宗教。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