骨頭字元,誰在詭辯

愛吃肉為甚麼不談他原創的「咼商一致論」,以及各種騎沈四傑的原創理論?

雖然他組群裏的人都相信他的鬼話,但我想,誰在原創錯誤的理論,誰忠於朱邦復官方規則,天上的神可是看的一清二楚。愛吃肉之所以會故說八道,是因為他不知道善惡有報。

自古以来,邪不勝正,錯誤的原創的可笑的理論,不用說在天神那裏通不過,只要是一個正常人,逐字逐句的讀過維基倉教的各種說法,都會發自內心的抵制。

下面我將逐段回覆ichirou的說辭,先圖後文。

真正想篡奪倉頡官方地位的民科是ichirou等人,騎沈四傑已經部份實現了他們的願望。

原先ichirou只是把他個人改良倉頡的想法寫在《倉頡改芻議》一文,發表在我的天蒼人頡論壇。但是現在,其中的一些原創內容已經被說成是「官方規則」,比如骨頭字元。

ichirou說起謊来輕車熟路。事實上,真正在維基倉教上架了大量原創的錯誤的可笑的理論的人是騎沈四傑,比如「咼商一致論、骨頭字元、外圍繁複論、三死首、書法結字、取碼原則優先級、懬垕結構不清不楚、舊體字字元」等等。

「沒有證據的自創理論」原封奉還。

骨頭字元是否是三五字元,ichirou的心裏比誰都清楚。他寫的《倉頡改芻議》第五點就是骨頭字元。還說這些觀點絕不能說成是官方三五規則,而是要命名成倉七倉改補倉。

現在ichirou騎劫了沈紅蓮之後,竟然說「官方同意上架骨頭字元,官方三五代倉頡起初就存在骨頭字元」。可見騎沈四傑不僅是廢話連篇,還是謊話大王。

這個說法非常的可笑!倉頡輸入法的每一個輔助字形都是必須記住的,少記一個,漏記一個,你就無法正常打字。(相信不只是倉頡,各種形碼都是如此。)

現在竟然出現了一個「對平時輸入影響不大」,不需要去記的輔助字形。則增加這個輔助字形不能給人們的打字帶来方便和益處,且官方手冊上面沒有這個輔助字形,請問人民會支持你去隨意增加這種無意義的輔助字形嗎?

這裏承認了原版官方倉頡規則不存在骨頭字元,上架骨頭字元完全是ichirou的個人願望,他因一己之私,欲上架個人理論至官方規則,揚名立萬,名垂青史。

謊話連篇的ichirou說「坊間一些倉頡手冊,已經在『月』字下增加『骨頭』這個輔助字形」。實際上目前只有維基倉教上架了骨頭字元,否則ichirou一定會不嫌麻煩的說:「比如xxxx教程含有骨頭字元」。

「這樣做與官方取碼結果沒有衝突」等於是在說骨頭字元的上架沒有意義,你上架了也是這個取碼,不上架也是這個取碼。

ichirou這裏是運用字海戰術,他故意把文章寫的很長,排版也很糟糕,使人難以讀完讀懂。

對於生僻字「卨」,ichirou等人認為必須用骨頭字元才能正確編碼。這是他們執意要上架骨頭字元的緣由。

官方倉頡的字元是早就定好的,不可能是編碼編到「卨」字,突然要添加新的字元。

ichirou故意隱藏忽略了以下論證:

  1. 「卨」三五代編碼為「卜月月口」絕對無誤
  2. 「卨」一定判定為連體

以上兩點只有同時成立,才能推出原版三五代倉頡存在骨頭字元。

然而以上兩點其實都不成立:

  1. 三五代倉頡手冊查不到「卨」字的編碼。假設漢文庫典的編碼「絕對無誤」,那直接用「冎」的編碼来證明不就好了?
  2. 「卨」其實應判為分體字,三五代倉頡正確取碼為「卜月口」,根本用不到骨頭字元。

下面就是騎沈直播:

這一問,只談到〇三五。

大家看到,這又是一大段字海戰術,其實就是他們騎劫沈紅蓮的過程直播。

沈紅蓮根本不知道四傑想套的是甚麼話。沈根本沒有注意到第八問已經偷偷的進行了版本切換。沈紅蓮也沒有說同意「卨」判為連體。沈紅蓮本身就是一個糊塗人士,她的回覆簡短而敷衍,馬拉錘還故意把問題寫的長且複雜,在提問之前先来一段長長的論證,也不管沈紅蓮同不同意貞占有下聯使整個字成為連體的功能),沈紅蓮恐怕連題目都沒有看懂!

因此沈紅蓮的這兩個回覆,根本不能作為骨頭字元上架的「官方依據」。除非沈紅蓮精確的回答「三代倉頡如何,五代倉頡如何,〇三五如何,六代如何」,這樣我們才能確保沈紅蓮奶奶真的聽懂了提問。

如果四傑真的尊敬沈紅蓮,那麼他們就應該直接問沈「咼是連體還是分體,三五倉頡有沒有骨頭字元」。而不是私下作一個曲折可笑的推論,再把沈紅蓮安排在其中一環,運用各種語言技巧,耍小聰明,騎劫沈紅蓮。

你們的「官方依據」,是你們對沈誘導式提問而得到的結果,並不是沈紅蓮主動講的。

整個骨頭字元上架的過程,就是一個曲折可笑的推論過程,是騎沈四傑以為「卨」的編碼一定要用到這個字元才上架的,根本不是原版倉頡官方規則。

因此,我堅決反對:原版官方三代倉頡規則中存在骨頭字元。

1 thought on “骨頭字元,誰在詭辯”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