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賞析】ceku趕厥上架

以下是ceku的個人想法,邏輯如下:

1.查到「鷢」的漢文庫典六代編碼為「MTOF」,斷定六代編碼所用字型為,而不是
2.因為漢文庫典五六代共用字型,所以漢文庫典五代的編碼字型是,而不是漢文庫典的字型圖檔有誤!
3.進而證明《倉五手冊》附錄「鷢:一人竹日火」所用字型為,而非
4.最終證明「厥」是五代複合字首,倉五手冊的正文有誤!

 

原文

《第五代倉頡輸入法手冊》(1999年版五代)附錄六〈第五代倉頡字碼表〉列出「鷢」(字形為「⿸厥鳥」)編碼為「一人竹日火」,附錄一〈第三代、第五代改碼字字碼對照表〉亦未提及相關改碼字,可見五代「厥」與三代一樣為複合字首。然而,五代手冊於介紹複合字首時未將「厥」列入,與前者不一致,對此有兩種解釋:一是五代手冊漏列此複合字首;二是五代取消了此二複合字首,唯將相關字之取碼字形由「⿸厥*」改為「⿱厥*」以致取碼未變,手冊字形則是印刷錯誤。解釋二需要較多巧合同時成立,可能性較低。 查漢文庫典「鷢」、「憠」、「橜」、「蟨」之六代編碼分別為「一廿人片」、「一廿人心」、「一廿人木」、「一廿人戈」,可見取碼所據字形為「⿸厥鳥」、「⿸厥心」、「⿸厥木」、「⿸厥虫」(若所據字形為「⿱厥鳥」、「⿱厥心」、「⿱厥木」、「⿱厥虫」,則應取碼「一廿山片」、「一廿山心」、「一廿山木」、「一廿山戈」),漢文庫典字形圖片顯示「⿱厥*」應屬錯誤。漢文庫典為五、六代共用系統,取碼所據字形相同,又漢文庫典與五代手冊皆屬五代倉頡,絕大部分取碼所據字形相同,因此五代倉頡之取碼所據字形當為「⿸厥*」,再次反駁了解釋二。 總上所述,解釋一顯較解釋二合理,五代倉頡應仍比照三代承認「厥」為複合字首;五代手冊未將「厥」列入複合字首應屬疏漏。

來源:https://wbcj.surge.sh/wbcj_expect.html#cite_note-5

評論

先不說ceku的推論正確與否,單是一眼望去,就知道ceku正在使用字海戰術。一般人根本無法讀下去,更不可能學到甚麼有用的知識,通篇講的都是ceku個人牽強的推理過程。

因此這段理論本身沒有任何意義,純粹是一堆文字垃圾。至今都沒有見到有人公開支持這段推理,好不凄涼!

ceku的推論,一共分了三步,然而每一步都是錯的。

第一步,六代的編碼「MTOF」根本無法證明取碼字型,因為六代對於這些向下延蓋的字形,都視為上下分體。

第二步,六代即使不是為這個圖檔編碼,那你如何得知五代不是為這個圖檔編碼?

第三步,如何能用漢文庫典的編碼字型,去證明倉五手冊的編碼字型?

就這麼幼稚可笑的推理,ceku還敢寫在公開的地方,而維基敎科書的管理員竟然坐視不管,就讓這麼愚蠢的文字垃圾通過審核!

倉五手冊原文:

官方五代手冊已經明確講了五代複合字首有幾個,ceku想要證明官方五代手冊是錯的,肯定會遭到衆人的反對。還好ceku這裏運用了字海戰術,一般人才無法輕易看懂。

更勁爆的猛料是,一開始ceku把「原」跟「厥」用同一段推理一起上架!後來,因為官方有明確的說法,「原」字下架了。而ceku仍然堅持「厥」能用這段垃圾文字「證明」它是五代官方漏掉的複合字首!

再看看滿目瘡痍的「維基倉教複合字首變動史」,不停的上架下架,忙個不停,就這,ceku還敢說「厥的上架理由是絕對正確的」!

ceku現在對「原」字的理解仍然是錯誤的!他仍然認為「原」字是分體字!官方都已經明確說了「原」是連體,ceku是有多跟官方過不去!

ceku為了趕厥上架,不惜一切代價也要「證明」官方五代手冊和漢文庫典是錯的,還弄了這麼多的字,真不愧是勇氣和毅力兼備的維基倉教編輯隊長。這樣的精力和體力,如果能用在正道上,該有多好!

實際上漢文庫典跟倉五手冊都沒有錯,正是因為「厥」不是五代複合字首,所以漢文庫典才要把字型圖做成。這麼簡單的道理,我都已經無話可說了。

希望ceku早日回歸正途!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