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も」形論「心」的輔根「七」是否特殊字

愛倉頡,愛有品質的生活。
Post Reply
ichirou
real_man
Posts: 1041
Joined: 2016 Feb 03, 22:47

從「も」形論「心」的輔根「七」是否特殊字

Post by ichirou »

「も」形,取「手山」(ꁃ乚),很正常。
所以,「扥」取「手手山」,「毛」取「竹手山」,也很正常。

那麼,有甚麼值得討論呢?就是「心」的輔根「七」,有沒有像特殊字「戈」字般的骨榦重疊能力。

「戈」字是肯定有這種能力的,所以「戋」不是「戈手心」(丶ꁃꀼ),而是共用骨榦重疊部份的「戈十」(戈十)。

如果「七」這輔根,擁有與「戈」字一樣的骨榦重疊能力,那麼,「も」形就要取「心十」(七十)。
結果,上述這個取法是錯的,「も」形要取「手山」(ꁃ乚)。

由此可見,「七」並不擁有「戈」那種骨榦重疊能力,即是說,「七」並不能列作特殊字。
ejsoon
Site Admin
Posts: 8775
Joined: 2016 Jan 10, 22:15

Re: 從「も」形論「心」的輔根「七」是否特殊字

Post by ejsoon »

屯字還是要把七理解爲特殊字,這是目前惟一能解釋官方把七定爲特殊字的原因。
證據可以參考三代及五代手冊,(印象中)三代應該是[屯:七凵],而五代是[屯:七屮]。
五代這樣改的理由是,屮不能拆成凵丨,如同中不能拆成口丨。縱貫再強,至此必斷。
ichirou
real_man
Posts: 1041
Joined: 2016 Feb 03, 22:47

Re: 從「も」形論「心」的輔根「七」是否特殊字

Post by ichirou »

ejsoon wrote: 2017 Dec 13, 10:43 屯字還是要把七理解爲特殊字,這是目前惟一能解釋官方把七定爲特殊字的原因。
證據可以參考三代及五代手冊,(印象中)三代應該是[屯:七凵],而五代是[屯:七屮]。
五代這樣改的理由是,屮不能拆成凵丨,如同中不能拆成口丨。縱貫再強,至此必斷。
但假設「七」眞的是特殊字,「も」形卻不改嗎,不是自相矛盾嗎?

再來一例,「尧」字,官方取的是「十心一山」。同樣不把「七」視爲特殊字。

能取「田」者就不取「日」,「申」是「中田中」而不是「中日」,這點大家都知。可是這現象要怎麼解釋呢?其實「縱貫」一詞不是官方的說法,是一種歸納。但不見得是唯一的歸納。維基敎科書用另一種解說,指出是以圈選式的「區塊」的方式去取,也是一種易明的說法,而且不必死記哪個字根可貫哪個不可。

至於「屯」字取「七凵」還是「七屮」,其實官方不但並沒有明言是後者。甚至還在五代官方手冊的附表上,寫出是取「七凵」的。同時,若以維基敎科書那種圈選式的「區塊」方式,也能方便理解「七凵」的取法。既然如此,竊以爲,不用去想像「屯」字是取「七屮」的,直接用「七凵」這取法即可。
ejsoon
Site Admin
Posts: 8775
Joined: 2016 Jan 10, 22:15

Re: 從「も」形論「心」的輔根「七」是否特殊字

Post by ejsoon »

特殊字並沒有硬到一定取的地步,如「夫:手人」,大不取。
屮與凵的糾纏也僅此一例,即使取七屮才是對的,大家都理解有誤,但只要能取到正確的編碼,如何理解倒無所謂了。
所以同意樓主觀點。
ichirou
real_man
Posts: 1041
Joined: 2016 Feb 03, 22:47

Re: 從「も」形論「心」的輔根「七」是否特殊字

Post by ichirou »

ejsoon wrote: 2017 Dec 13, 11:55 屮與凵的糾纏也僅此一例,即使取七屮才是對的,大家都理解有誤,但只要能取到正確的編碼,如何理解倒無所謂了。
所以同意樓主觀點。
也的確是。
ichirou
real_man
Posts: 1041
Joined: 2016 Feb 03, 22:47

Re: 從「も」形論「心」的輔根「七」是否特殊字

Post by ichirou »

ejsoon wrote: 2017 Dec 13, 11:55 特殊字並沒有硬到一定取的地步,如「夫:手人」,大不取。
不過這樣的話,應該要爲甚麼時候取特殊字,甚麼時候不取,劃一個標準。
「末」取特殊字,長橫在上,長橫下是掛件,是標準式。頂部也不取「手」。
「未、央、𡗗」不取特殊字,長橫在下,長橫上方不視爲特殊字,而長橫下方盡量保持完整。
「夫、毛」不但不取特殊字,也不保持長橫下方完整,拆作「手」與下方殘餘筆畫。
這三個情況,應該釐清準則,那麼才可以釐清特殊字的一致標準。
ejsoon
Site Admin
Posts: 8775
Joined: 2016 Jan 10, 22:15

Re: 從「も」形論「心」的輔根「七」是否特殊字

Post by ejsoon »

ichirou wrote: 2018 Aug 28, 11:43
ejsoon wrote: 2017 Dec 13, 11:55 特殊字並沒有硬到一定取的地步,如「夫:手人」,大不取。
不過這樣的話,應該要爲甚麼時候取特殊字,甚麼時候不取,劃一個標準。
「末」取特殊字,長橫在上,長橫下是掛件,是標準式。頂部也不取「手」。
「未、央、𡗗」不取特殊字,長橫在下,長橫上方不視爲特殊字,而長橫下方盡量保持完整。
「夫、毛」不但不取特殊字,也不保持長橫下方完整,拆作「手」與下方殘餘筆畫。
這三個情況,應該釐清準則,那麼才可以釐清特殊字的一致標準。
我們還是回歸到特殊字本身,「火木大」三者具有貫穿留豎性,其豎可以留則必須留。那麼如果七不是特殊字,那它就不能貫穿留豎,而作爲輔助字形的屮的中豎是不可貫穿取走的。

「夫」之大不取,而「未」取木,並不能直接用特殊字規則來解說,只能說這是一種「自然」取法。
Post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