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zeHeng講述人生經歷–倉頡的成功是不可複製的

愛倉頡,愛有品質的生活。
Post Reply
ejsoon
Site Admin
Posts: 3802
Joined: 2016 Jan 10, 22:15

TzeHeng講述人生經歷–倉頡的成功是不可複製的

Post by ejsoon » 2018 Jul 04, 15:25

倉頡是1978年發明的。五筆是1983年。在
那個年代能想到做這件事情確實了不起。
但是在那個時代背景,想要發展出一套在
2020年還合用的輸入法系統,
就像要求馬克思設計一個一百年後還適用
的政治思想一樣天真。
1978年沒有人能想到電腦會發展成今天這
種面貌。
據說,早些年 IBM 的總裁華森宣稱這世界
上只要5部電腦就夠了。那是大電腦
(main frame)的時代。
1979年,我進入台大資訊系。全校基本上
就是一台電腦(Univac 1100)。
寫程式要一行行地打在一張張卡片上面。
排隊送進機器,最快兩個小時後可以拿到
印出的報表。
到我1983年畢業時,系上有了自己的一台
迷你電腦(Prime 750),可以用終端機
上機。說是迷你,還是可
以擺一整個房間,必須有冷氣散熱。王永
民在這時候發明五筆輸入法。
那時上工學院,每個人都會買一台工程用
的計算器。功能強一點的可以在上面寫一
個小程式。
當時微處理機剛出來,可是給人的感覺和
可以寫程式的計算器差不了多少。當然,
這是我的誤解。
等我當完兩年兵,1985年進中研院當助理
時,等一次接觸到 PC。但操作系統用的是
Unix。
1986年到美國念書,學術界一直用的
是 Sun Station 和 Unix。
1988年我第一次回大陸探親,在上海的南
京路晚上7點以後就找不到餐廳吃飯了,
沒有個體戶,國營餐廳那時都下班了。
大學生在路邊擺香煙攤賺的錢比分派到單
位拿得還多。改革開放了好多年,工業還
都是國營,
有辦法的人就去承包國家的企業。高幹子
弟倒買倒賣肆無忌憚,造成第二年的學生
運動。
1990年我拿到學位回台灣,到中研院資訊
所做研究。
大部分同事用的還是 Sun Station,我第
一次接觸到 Windows 是在1993年左右,
Win3.1。
在此之前,我沒有打過一個中文字。沒有
需有。網路上幾乎不存在任何中文資訊。
電腦很貴,也很弱。我記得有一次要把記
憶體升級到 64M, 1M的價錢是一千台幣
(人民幣200)。
一條記憶體記超過一萬台幣,依會計規定
每條記憶體上要貼個「財產條」。
1994年我到北京理工大學開會。三環還在
建。
我跑到北大想進去看看,偷偷跟著一對學
生家長才騙過看門的。
進到圖書館門口,外頭貼的布告只有兩
種:舞會和異國婚姻。
湖邊高高掛著的喇叭傳出的是二十年前的
西洋流行樂。
(到今天,「北大」兩個字對我的意義就
是看門的官威大,內容乏善可陳。)
1998年,Google 出現,2001年,我在安
慶的親戚買了第一台電腦。
接下來的故事,大家都記得了。
我想強調的一點是,在1983年以前,對於
中文,沒有所謂的「使用者體驗」的概念
和經驗。
五筆和倉頡,是依照發明者想像出來的
「需求」而創造的。
那時的「需求」是什麼?重碼少。因為沒
有人聽說過什麼「智能選字」。
效率要高。因為電腦很貴,人工便宜,當
然是人要遷就電腦。
所以王永明喜歡說他弄了成千上萬張的卡
片才敲定一個「高效」的版本。
建議大家到 TED 網上找一部 "Simplicity
Sells" 的片子看一看。片子是2006年拍
的,
那時蘋果還沒有出 iphone 。演說者就已
經預見了蘋果谷歌的成功和微軟的下坡。
很多碼佬今天還茲茲在念地拚命研究「高
效」、「低重碼」的複雜拆字輸入法,
妄想複製倉頡、五筆當年的「成功」。我
建議他們應該冷靜下來重新思考。

ejsoon
Site Admin
Posts: 3802
Joined: 2016 Jan 10, 22:15

Re: TzeHeng講述人生經歷–倉頡的成功是不可複製的

Post by ejsoon » 2018 Jul 04, 15:27

三代倉頡–雅倉,不管二〇二〇年,還是一百年以後,都應該是最好用的輸入法之一。因爲形碼肯定是以追求低重碼爲首要目標,要是形碼重碼高,誰還用形碼呢?

Post Reply